产品展示
分类

王缉慈|中国和法国化妆品产业集群的对比思考

[返回]

  中国经济发展走到了历史的关口。面对疫情冲击下的大国竞争升级、全球产业链断裂和逆全球化风险,迫切需要扎扎实实发展实体经济,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增强国家竞争力。

  从理论上说,产业集群(Industry Cluster)(以下有些简称“集群”)具有增强国家竞争力的功能。关于国家竞争优势的案例研究表明,具有国家竞争力的产业一般是在集群中产生的。在该产业及其相关产业领域,一些创新性的行为主体(企业和机构)往往在地理上是邻近的,在合作促进机构的作用下,它们会结成伙伴关系,通过学科交叉和产业融合,会产生知识溢出,并促进技术创新。

  中国的集群研究从引入国外理论到联系国情讨论已有20余年,专著和中英文论文不计其数,跨学科的全国性学术会议将进入第二十届,探索了创新型和非创新型集群的界定和识别、全球价值链下地方集群的升级战略等,并引介了各国集群政策,建议在特色产业集聚区域进行集群治理,建立具有共同愿景和使命的地方创新网络,提供创新服务平台,完善保护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使创新主体自愿参与合作行动,从而形成产学研深度融合的产业社区。

  2007年国家发改委出台了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若干意见,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务院、国家发改委、国家工信部、国家科技部等部委都对集群发展做出了部署,并公布了重点集群的培育名单,实施了金融支持政策。一些处于前沿和先进技术领域、具有国家竞争力的产业空间组织或产业集聚区域获得了政策倾斜。

  国家发改委将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定义为能够在未来成为主导产业或是支柱产业(包含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和节能环保等领域)的新兴产业集群。工信部将先进制造业集群定义为基于先进技术、工艺和产业领域,由若干地理相邻的企业、机构集聚,通过相互合作与交流共生形成的产业组织网络。科技部将创新型产业集群定义为产业链相关联企业、研发和服务机构在特定区域聚集,通过分工合作和协同创新,形成具有跨行业跨区域带动作用和国际竞争力的产业组织形态。

  省市级乃至县级的集群培育政策也相继出台。2020年31个省区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有29个地区明确提出产业集群发展。此外,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等国家级行业协会多年来都把促进集群发展和升级作为工作重点,工作成效非常显著。最近,一些派把先进制造业集群作为调研内容,为政府献计献策。

  今年8月份工信部在关于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第3291号提案的回函中,对化妆品产业集群建设、完善和升级作出了指示。最近我关注了化妆品产业集群。与我所了解的发达国家竞争力集群相比,在一些地方对于发展集群的使命和最佳实践的认知还有所欠缺。本文初步对比了中国和法国化妆品产业集群,谈谈自己的看法。

  中国的一些城市都布局了化妆品产业集群,例如上海“东方美谷”、广州“白云美湾”和“中国美都”;浙江“美妆小镇”、北京“未来美城”、成都“她妆美谷”、重庆“西部美谷”、北京昌平区的“未来美城”等。

  广东的化妆品产业从国际代工起家,1988年宝洁公司在黄埔区建厂,起先化妆品代工所需化工原料需要进口,后来广州渐渐建立起原料、包材等化妆品行业上游的本土供应商,在白云区和花都区,方圆10公里就可以完成化妆品研发、设计、生产、商业化的全部流程。根据国家药监数据,截至2020年12月4日,在全国5000多家化妆品生产许可获证企业中,广东企业占比高达54.8%。广州市化妆品企业数占广东省的67.2%。

  上海奉贤区吸引了400多家化妆品企业,包括欧莱雅、资生堂等世界品牌企业和百雀羚等中国老品牌和新锐品牌企业。上海市经信委和药监局印发了2021-2023年上海市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指导化妆品研发、生产、检测等全产业链的发展,目标是把上海打造成聚合全球化妆品产业高端要素资源的高能级总部集聚地。

  在成都武侯区,围绕化妆品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针对入驻的化妆品企业及机构,从企业投资运营、人才员工服务、政企合作交流、园区建设运行、科技成果转化等提供政策支持。

  湖州埭溪镇的美妆特色小镇已经引进企业近200家,包括国内企业珀莱雅、韩国企业韩佛、亚洲包材企业衍宇,以及英、法的香水相关企业等等。

  重庆铜梁区规划了5平方公里的“西部美谷”,建设了化妆品产业发展服务中心。

  可以看出,中国一些集群的共同特点是通过布局规划,在土地和建筑、景观上下功夫,提高“显示度”。例如上海的奉贤新城“一城一名园”,加快从“中国化妆品产业之都”向“世界化妆品之都”跨越发展,以及玉兰花“双蕊多瓣”产业空间格局,双蕊即奉贤东方美谷和静安总部中心;多瓣即赋予浦东张江、徐汇、青浦、闵行、松江、嘉定、金山、宝山等区不同的职能。北京昌平区的“一核、两园、四高地”规划,即通过建设美丽健康产业科创“核心区”、小汤山美丽智造园及小汤山美妆创新园,把昌平打造成“京艳创新策源地”“京韵国妆首发地”“京品孵化育成地”和“京彩智造主阵地”。广州“中国美都”启动了“一核四园多个基地”规划,“一核”是花都湖化妆品总部集聚区,“四园”指花都西部化妆品产业园、新雅镜湖工业园、花山华侨工业园、秀全新华工业园。“多个基地”指多个民营企业新建的化妆品产业园区,如广东美妆智谷产业园、创美金谷全球直播基地、广东宏裕智汇美妆园、远东美谷产业园、美东产业园、阿道夫德谷产业园等。

  据了解,为保证化妆品的安全、稳定、有效,需要用先进技术和工艺。化妆品是知识密集型产业,涉及皮肤科学、化学、生物工程、光学等学科的交叉,需要“产学研医”共同开发产品,需要消费者对其质量的认可。原料的使用、配方的开发、包装和容器的选择、功效和安全性的评价、稳定性的考察,以及生产、包装、销售和售后服务,需要创新型产业集群,其中产学研医各种行为主体的互动合作,不是单纯的“核、区、园”的产业布局所能奏效的。

  中国到处布局化妆品产业集群,使我产生了联想。我曾于2001年在经合组织(OECD)的世界产业集群大会期间,在巴黎的会展中得知法国的布雷斯勒谷(La Glass Vallée),这是研发制造香水瓶的协会(集群的合作促进机构)。后来浏览网页,才追踪到这香水瓶产业集群只是法国香水和化妆品产业集群的一部分。

  法国“化妆品谷”(Cosmetic Valley)是世界上第一个致力于香水和化妆品产业研发和创新的集群,由一群致力于促进近距离协同效应,并在国际上展示法国化妆品品牌价值的中小企业及其相关机构组成。法国大量名牌化妆品的创新就出自这里。该协会的团队主要活动于中央-卢瓦尔河谷大区的沙特尔、诺曼底大区的卡昂和新阿基坦大区的波尔多,并扩展到中央大区和法兰西岛大区。“化妆品谷”覆盖的地区有大约800家公司(50%是“化妆品谷”集群的成员),9万名员工,营业额260亿欧元。

  从国家层面来看,香水和化妆品是法国第二大出口产品。法国有3200多家公司从事该产业,其中80%是中小企业,除香水和化妆品的核心业务外,还有包装、初级材料和测试服务等专业供应商,从业人员25万名。每年投入研发6.5亿多欧元。香水和化妆品产业是法国的竞争优势产业。

  1994年“化妆品谷”协会发起于沙特尔(“化妆品谷”现在的总部),法国国土规划与地区发展委员会(DATAR)2000年将其认定为地方生产系统(Local Production System),2005年认定为法国的竞争力集群(competitiveness cluster)之一,其作用是提高化妆品行业的国家竞争力。2014年国家授权该协会协调全国的香水和化妆品产业,为各相关领域运营的新公司提供了特别有利的环境。现在,法国“化妆品谷”成为法国最具活力的竞争力集群,其模式已经在世界各地推广,形成了服务于香水和化妆品领域的跨国创新网络。

  法国“化妆品谷”实行会员制,通过月度的晚餐会、年度的化妆品展和峰会等交流活动,促进行为主体之间建立合作网络;通过举办科学大会、促进研发机构合作等,对研发和创新项目提供支持;通过组织国际贸易博览会和经济特派团等,在国家层面对企业提供支持,此外,还组织各类培训,提高从业人员素质。

  除此以外,在法国“化妆品谷”区域范围内的创新行为主体还包括:服务于化妆品产业的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法国国家农艺研究所、法国地球科学研究所、奥尔良大学、鲁昂大学、巴黎第十三大学及其实验室,以及几十所与香水和化妆品有关的学校,例如香水化妆品和食品香料学院、国际美容化妆品学院、工业生物学学院、生物技术工商管理学院、卢瓦尔国家工程学院、农业工程学校、奥尔良艺术与设计学院等,还有几所私人美学高中和职业高中。

  由此看来,先进制造业集群的“世界级”称号不是短期就能获得的。集群的机制主要在于创新性的相关行为主体合作,以促进技术创新和提高企业、区域和国家的竞争力,而“提高显示度”的规划、布局和建设应该是第二位的。以化妆品产业集群为例,在全球新冠疫情尚未退却、逆全球化趋向加剧的背景下,无论是以代工起家、积累知识为特征的广东,还是有较强科技基础的上海,仍需在良好的创业创新环境中,培育产学研相结合的创新生态系统。我阅读了7月30日上海经信委和药监局发布的《上海市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其中关于前沿科技、新型代工、检验检测、数字化制造和服务,以及关于高品质原料和包装攻关、美妆前沿科技成果转化、质量标准体系建设等方面,都有一些很好的指导意见。不过,意见中不乏“加快”二字。上海市从“中国化妆品产业之都”向“世界化妆品之都”的发展,要“加快”而且“跨越”,恐怕2021-2023的两年时间太短,还需要比较长时间的艰苦努力才行。

  王缉慈等, 2010. 超越集群——中国产业集群的理论探索[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王缉慈, 2019. 创新的空间——产业集群与区域发展[M]. 北京: 科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