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分类

端正儿童审美观 化妆决不能“从娃娃抓起”

[返回]

  教化妆、代体验、防踩坑,一些靠谱的美妆博主是不少爱美人士的心头好,也受到诸多美妆品牌的青睐。然而,这股美妆风过早地刮向了孩子。网络社交平台上出现了一批打着“全网最小美妆博主”“跟着萌娃学化妆”等噱头的少儿“网红”。(9月15日《新华每日电讯》)

  “儿童美妆博主”如今已在全网火爆。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少儿化妆的图文视频不在少数。说到底,主要目的已经不是“为了流量”,而是“为了卖钱”,就是销售儿童化妆产品的。“儿童美妆博主”的出现,至少在多个方面存在问题。【详细】

  事实上,多数少儿美妆博主是由成年人策划制作内容,再交由少儿“网红”表演,是以吸睛为目的,获取流量、为商家做广告,进而赚取利益,纯粹记录生活的博主少之又少。背后的成年人赚得盆满钵满,表演和观看的未成年人却可能因此沉迷其中,滋生攀比心理。由此带来的化妆品使用低龄化、泛化倾向,以及部分视频传递出的容貌焦虑等问题,可能对青少年造成影响。【详细】

  过犹不及,“化妆从小抓起”,对孩子的身心健康百害而无一利。先说身,显性危害。众所周知,儿童的皮肤、器官、骨骼均处于发育阶段,如果使用儿童化妆品,化妆品的安全性必须过硬。这一点,恰恰是当下的一块短板。许多彩妆产品都为成年女性开发,并没有“儿童版”,所含的荧光剂、激素、重金属等可能对儿童健康造成严重影响。有报道称,韩国有一位知名儿童模特,由于过早、过频地使用成人化妆品,导致体内雌性激素过高,12岁就有16岁的骨骼年龄,且骨骺线已闭合,没有办法长高。有什么比健康更重要?舍健康而求美丽,得不偿失,甚至痛苦一生。

  再说心,隐性危害。苏东坡有句名言“人生识字忧患始”,意谓懂得越多越不开心,放在容貌焦虑上也相当贴切。懵懵懂懂的年纪,孩子很快乐,一旦对自己的容貌有了认知,就容易产生焦虑,就不好玩了。小孩子学化妆,内在驱动力就是容貌焦虑,让孩子过早陷入这种焦虑之中,并非好事。长得漂亮的,会沾沾自喜,喜欢在化妆上花心思,从而影响学业;长得一般的,会自惭形秽,自卑感强烈,也会影响心理健康。【详细】

  更恶劣的是,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少儿美妆视频传递出软色情信息,少儿被成人“物化”,推到台前“吸睛”。“刚过完5岁生日,化个纯欲蜜桃妆。”身穿露肩装,披着波浪卷,嘟嘴抛“媚眼”,推销“斩男色”,还不忘说“点关注哦”“求转发呀”……镜头前是童颜童声,镜头后其实是成年人的策划、制作和助推,为的是流量,图的是利益。【详细】

  镜头里的“小小美人”,给人一种不和谐的美感,暴露家长的短视,也凸显平台的失责。在孩子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尚未形成之时,不能在孩子的世界抹上一层利益的脂粉。中央网信办日前发布新规,严禁16岁以下未成年人出镜直播,严肃查处炒作“网红儿童”行为,禁止诱导未成年人打赏行为,防止炫富拜金、奢靡享乐、卖惨“审丑”等现象对未成年人形成不良导向。无论是家长,还是平台,都不应该再让娃娃美妆主播“出镜”了。应当引导孩子爱美,但不要在孩子的五官上,“化”走审美观,“化”走最美的三观。【详细】

  需要“从娃娃抓起”的不是美妆,而是美育。无论是家庭还是幼儿园、学校,都应加强审美教育,从小培养少儿鉴赏美、创造美的能力,避免为了短期利益过早让少儿“成人化”。主管部门应进一步加强监管,加大对生产不合格儿童化妆品的惩处力度,规范儿童彩妆的销售,让确有需要的儿童用上无毒无害适合儿童的美妆产品。平台也应加强检查和引导,清理不合法的儿童代言广告内容,让行业生态更加清朗健康。【详细】

  @山谷里的梦:只要能挣钱,直播可以无底线。记得还有让孩子当平面模特的。心疼孩子们。

  @是留恋丫:我前两天在直播里看到一个小姑娘,七八岁,拿着她妈妈用的口红讲色号,很无语,不知道平台怎么审核的。

  为了变美而化妆是成年人的事情。五六岁儿童的审美观,不该建立在对外表的过分关注上,社会更不应提倡“化妆从娃娃抓起”。显然,少儿美妆博主直播出镜已经涉嫌违法,应尽快下线相关内容,不能给炒作“网红儿童”的行为提供牟利机会。必须明确,化妆品使用低龄化,损害的是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针对这一问题,家长、平台以及社会各界,都应做好正向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