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分类

窦文涛:中国产胶囊在韩国成“伟哥”

发布时间:2021-08-01 19:58    

[返回]

  面对中国岌岌可危的食品安全环境,梁文道先生打趣道,再过几年下去,中国要是有一家食品厂,居然不造假,居然没搞什么有毒的东西,居然正正常常,它就会上“感动中国”。

  窦文涛:小牧那天提的一个事儿奶粉问题,让我想到咱们类似的问题,咱们这奶,现在有一个引起韩国,韩国说是要谨防中国的人肉胶囊。

  窦文涛:死婴、死胎做的,说韩国男人相信那玩意儿能壮阳,所以说中国伟哥,能壮阳,韩国说这个玩意儿就在禁止,但是中国这方面卫生局去调查,好像说现在还没有发现这个证据,就是说我们有这个东西。可是有一点,他们在同时也说了,就是医院里这个死婴,这个死胎要有生命尊严,不能乱扔。大概在大半年以前,我看见一个新闻,在哈尔滨有人发现,那阵儿小悦悦事情的时候,又有人曝出来,说在哈尔滨街上,有一个小婴儿被汽车反复碾压,然后那时候这事儿多火爆,公安局赶快就去了,一查说没有碾压的痕迹,但是揭出另一个事儿,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呢?说清洁工在医院里,这是一个死婴,生下来的死婴,他没有按照处理医疗垃圾的规定,把他按医疗垃圾处理,而把这个死婴当成了生活垃圾处理,就扔到了垃圾筒里,扔到垃圾筒装上了垃圾车,垃圾车在街上走的时候门还没关严,一路颠簸,把这个生活垃圾给掉到了马路上,可是现在说的是,死婴就能当医用垃圾来理解吗,是不是现在说有生命尊严的一个问题。

  梁文道:不过你在讲人肉胶囊,我想再岔开一笔,会不会有时候容易出现一些误会,比如说中药里面,有一种东西其实是可以用的,就是胎盘,因为它不是死婴,它不是一个生物,它就是生产过程中排除出来废弃掉的一个部分,这个部分在中药里面的确是能用的,也常常拿来用,如果你拿这个东西去做药,你在检测那个药,说不定真能找到,这不是人肉吗。

  窦文涛:这也是中药如何进入世界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咱们的规定说,医院里对死婴、死胎、胎盘,都是有什么严格分类的,但是问题不是这个,咱现在说的是韩国,包括日本,是不是对于中国食品都有这种,咱们说妖魔化还是事实真相有恐惧感,觉得这个国家的东西还能吃吗?

  李小牧:比方说日本的奶粉,他为什么在超市基本上买不到,基本上买不到,从1953年开始有一个法律,是把它作为一种特定食品,是在人奶不足的时候,作为一种营养品才要奶粉,所以它跟药品管理是一样的,只能在药店里能买到。

  李小牧:对,只有到药行里买,而且分几个月的,几岁的,有严格的规定,而且里面的成份不同,像1952年的时候,日本出现一个砒霜的事件,就是森永。

  李小牧:森永有1万多人中毒,那是57年前,有1万多人中毒,然后130人去世,小孩,所以从那以后,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有这个法律,但是没有严格执行。

  窦文涛:对,他那个时候也是说这个奶怕坏,怕坏就往里放砒霜,反正是能产生砒霜的一种什么物质。

  李小牧:能做砒霜的一种原料,这种原料其实是一种可以食用的,但是它用了工业用的,真正的就变成做砒霜一样的原料了,这样就影响到130人,然后国家包括森永的公司,到现在还在援助这1万多人,一直在援助。

  窦文涛:你说有一个问题,你说中国人特别不善良吗,日本按说这么干净的一个国家,他历史上60年代,也出现过很多这种事情。

  梁文道:其实全世界都一样,以前美国在20世纪初19世纪末的时候,很多婴儿因为喝奶的问题,他们不是用奶粉,那时候直接喝牛奶,喝牛奶喝到又病死又伤残,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很多供应奶的那些奶商,他们的奶怎么来的呢,那些牛吃的是一个酿酒剩下来的渣,于是把大量的酒精吃进牛的身体里面,奶里面含大量的高度酒精,孩子吃了之后都出病,都出问题。

  梁文道:那时候美国这个问题很严重,所谓的毒奶,英国也是,英国工业革命之后,没多久一堆孩子吃毒奶吃死了,但是我觉得这么讲要小心,因为很多中国人,我们今天讨论问题的方式是,你看发展要有个过程,人家都走过这个阶段,我们现在出现了不足为奇。但是我觉得要小心,你这么讲原理上没错,但同时还要注意一点,人家是怎么走过那个过程的,他在处理这样问题的时候,他的回应是什么,方法是什么。比如当年森永事件出来的时候,日本的做法是怎么样的,是政府高度介入,然后媒体开放监督,森永整个机构当时几乎要垮掉。问题是你回到今天中国,比如我们一些出问题的厂商,他有没有学到当森永那个做法,我们大家有没有开放监督,去对付这个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