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分类

一个奇妙的开场白(组图)

发布时间:2021-10-12 05:38    

[返回]

  6月6日,《财富》杂志总编辑苏安迪在开幕式上致辞。当日,2013财富全球论坛在成都开幕。

  1999年9月27日,《财富》全球论坛上海年会晚宴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在当年这场我国第一次举办的全球性大型经济研讨活动中,亮相中国企业家并不多,但这次论坛依旧被媒体普遍认为“标志着中国比以前又开放了一大步”。 本报资料照片

  时间回到1999年,那一年,亚洲金融危机未平,中国加入WTO谈判正艰,美国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当此之时,《财富》全球论坛在上海召开。

  那时候,很多中国人还没有多少“论坛”的概念;而让一家美国企业,来上海主办一场全球性的经济论坛,更是头一遭。论坛所谈论的话题,有些也让中国企业家觉得很是新鲜,比如“商业伦理”,又比如“互联网的下一代”……

  有趣的是,中国新世纪经济发展的一系列宏大或是微妙的改变,也从那场“见世面”的论坛开始,就像是一个奇妙的开场白

  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北京申奥成功;上海举办APEC会议,各国领导人齐穿唐装;上海开始申办世博会,厚厚的材料里,“《财富》全球论坛举办地”是履历表上重要一笔……

  现如今,更多中国人对外企总部的入驻,国际性会议和论坛在中国各地的频频举办,已经习以为常。《财富》全球论坛在成都举办,中国企业家的发言也已经有了更多的底气。不过,回望初始,多少人还是心起风雷。

  大多数中国人当时不知道,原来举办会议,本身便是一个“产业”,能有企业赞助,能收取入会费,能以“会展”赚钱。

  即便是当时刚刚留学回国,被任命为 《财富》全球论坛的中方特派雇员的陆海清,有时也会有被“唤醒”的感觉:“美方以为耳熟能详的概念,在我们听来,是天方夜谭。”

  美方工作人员的想法,是将论坛的筹备,细分为多个小组,比如话题内容、会议后勤、交通方式、会场布置等,诸多细节落实了,任务便完成了。而当时中方缺乏大型会议的经验,“论坛”又是“新鲜事物”,大多数人的认知,停留在传统的流程中,操作模式则是 “先有整体计划和方案”,再“具体落实”。

  因此,当时中方的筹备者,曾数次怀疑过美方的诚意,总觉得他们在细节上反复变化,“说话不算数”;而据参会者回忆,美方常常觉得沮丧,因为提议和讨论很少得到正面答复,中方工作人员的回答,往往是“待汇报”。

  记者搞不懂了,甚至以为陆海清是美国人,所以不愿意配合。但从那时起,政府宣传部门和不少记者,都渐渐懂得了“预约”。

  当时一些中国人的思维,还有传统计划经济的影子,许多中国企业家也还没有过在国际经济研讨会上“抛头露面”的机会。

  据西方媒体当年报道,“中国派出强大的阵容”。而实际上,当时中国大陆只有5家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派出的代表。此外,根据资料,会上有33位中方企业家和经济学家应邀发言。

  《财富》全球论坛根据主题,分了10多个分会场,会场间可随意出入。发言者4人一组,为让更多人有发言机会,每人的发言限定在5分钟内,之后便是讨论和互动环节。为了充分利用时间,会议在早餐中甚至安排了以餐桌为单位的专题和非专题讨论。

  为此,相关部门不得不提前对我国企业家和学者进行模拟训练,在对话和采访形式上与国际接轨。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是“如何丢掉发言稿”,以及“如何不长篇大论、不讲空话”。

  不少人无意中见证了一个起始点至少从那以后,我国大型经济会议不仅形式变得多样化,而且不再需要政府部门层层审批。

  在几位参会者的回忆中,1999年的《财富》全球论坛里,“闪闪发光”的中国企业家不多,时任海尔集团总裁的张瑞敏或许能算一个。他的发言,成为当年论坛上少数的“中国声音”,在论坛结束后被反复提及。

  比如,他说海尔创始,一批不合格产品出现,是销毁还是混进市场?他毫无犹豫地选择了销毁;他还说,他带头用锤子砸了一批不合格的冰箱,之后,他要求冰箱都贴上生产者名字,不合格的自己砸;张瑞敏还提到,他在农村调查海尔洗衣机的销售情况,发现当时不少农民用洗衣机洗红薯,他不认为这是农民素质低,反而生产了一种“既能洗衣又能洗红薯”的新产品……

  在中国企业还在以价格战争夺市场,讨论不合格产品应不应该销毁的时候;在中国企业家努力“炫耀”自家企业“质量第一”理念,刚刚意识到,要“让产品适应市场”的时候,跨国公司的发展早已越过这一“初始阶段”,外方代表们的发言,讨论的是“上市公司的监管”、“垄断企业的社会责任”,或是“市场竞争中的商业伦理”……

  论坛上,可口可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格拉斯·爱华士上台,拿了一瓶可口可乐,不动声色拧开,倒在前面的玻璃杯里,而其他主讲人面前,都是同样的橙汁。

  这一举动,被不少中国记者和参会者捕捉到,他们对此“精心策划的推销”,佩服不已。

  当时,联想集团为上海国际会议中心提供赞助,包括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此举成为新闻,被人们赞誉为“有眼光”,能“把握论坛商机”,“提升自身形象”……

  筹备了将近10个月的论坛,3天会期,很快结束了。几十架公务机呼啦啦走了,几千名志愿者也散去。

  最直接的,是在论坛结束之后,陆海清和同事们对“会展业”做了课题研究,对发展会展产业的意义,包括可以促进就业,提升城市的影响力和知名度等,有了新的认识。

  之后,上海成立了两家专业的国际会展公司,几所重点大学,陆续开设了“会展商务”专业。在中国举办会展,开始有了专业化、商业化的操作模式。“政府牵头,美术学院出几个老师”的方式,一去不返。

  论坛结束后,陆海清很快就被派往上海市重大活动办公室,其重要任务之一,便是申办2010年上海世博会。

  陆海清至今记得,“《财富》全球论坛举办地”,在厚厚的申报材料中,成了光鲜的一笔。不少参会人员经过这次论坛的“洗礼”,对重大国际会议“心中有数”,这堪称全中国会展“专业化”的开始。

  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和上海科技馆落成,金茂大厦也在同年投入使用,社区街道发动不少志愿者,整治市容和绿化。

  那一年,陆海清在政府会议上第一次听说了“抓手”。当时有关方面指示,要“借力打力”,以《财富》全球论坛为契机,实现更大的战略宏旨。

  不少专家认为,那场论坛,可以成为上海乃至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左学金认为,那场论坛的举办,向世界宣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不会变,中国积极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不会改变。这消除了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担心,也增强了外资进入中国的信心。

  那一年论坛的主题,是“中国未来50年”。14年后,当年作为本报记者参与论坛报道的杨燕青感慨:“上海的基础设施突飞猛进,高架架设,地铁贯通;在金融方面,上海的金融市场一个接一个开出来,这是当时能想到的。”但她表示,也有一些是当时预料之外的,比如中国和上海融入全球的速度之快,再比如人口老龄化的提前到来。

  在另一位当年参与论坛报道的本报老记者蒋心和看来,正是从1999年后,上海的楼市开始起飞飙升,上海的证券市场又迎来了发展良机,上海的开放政策与转型发展的方向性问题,一直到现在都使上海获益匪浅。

  上海的知名度,也从那年起逐年提高。篮球运动员姚明曾坦言,2002年他去美国休斯敦打球,不少当地人不知道上海是什么地方;ATP决赛的国际海报中提及“上海”,需要加括号注明“中国”。

  那一年,《财富》全球论坛的主办方,还制作了一个15秒的广告片,在美国电视台反复播放。那句广告词,叫“欲独霸世界,先逐鹿中国”。

  据孙为民观察,论坛举办后,上海确实引起不少全球大型企业的注意,开始在上海设立办事处。

  孙为民曾在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工作,参与过上海1999年 《财富》全球论坛和后来的APEC会议、世博会。他告诉记者,1999年时,《财富》公布的500强榜单中,中国企业仅有5家,这个数据到2012年变为79家,其中还包括了不少民营企业,比如华为、平安和吉利等。

  1999年,外国记者来拍摄浦东建设,问上海有没有超过100米的高楼,陆海清总带他们去浦东,那里有5个。而从论坛之后,不少高楼、写字楼陆续完工,入驻上海的外企,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实际上,14年后,上海也酝酿着新的发展。蒋心和说:“上海现在服务贸易占据了全国的近三分之一,国家近期又在浦东筹备新的战略性发展规划,就是保持开放的姿态,抓改革,促发展。”而在他看来,树立这种姿态的标志性事件,1999年的上海《财富》全球论坛便是其中之一。

  今年,《财富》全球论坛已从上海移师西部大开发中的成都,而14年后的上海,作为财富管理中心已初具雏形。

  在经历1999年上海《财富》全球论坛的思想激荡后,中国保持了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姿态,经济蓬勃发展。从那时起,中国陆续出现了一批著名的商界精英,比如搜狐的张朝阳,又比如阿里巴巴的马云。

  孙为民回忆,1999年的时候,一些中国企业家给人的印象,是沉默的,极少在论坛上做即兴的交流。大多数人,习惯于坐在观众席听。

  仅仅两年之后,到了2001年,赴香港再次参与协办《财富》全球论坛的陆海清,看到了当时还很“青涩”的搜狐公司老总张朝阳,他西装革履参加晚宴,“努力”地与各国代表谈笑风生。

  再到2005年的北京《财富》全球论坛,中国企业家们已经成了论坛的主角,在贸易关系、能源、银行业关系等话题上频频发言和提问。

  今年的成都《财富》全球论坛,我们能看到,不少中国企业家用英语演讲,自信而流利;他们已经能和国际商界领袖平起平坐,侃侃而谈。

  14年后再回首,1999年的那一场论坛,就像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者,令人感慨,又叫人感怀乃至感谢。

  《财富》全球论坛由美国时代华纳集团所属的《财富》杂志1995年创办,每16个月到18个月在世界上选一个具有吸引力的 “热门”地点举行一次,邀请全球跨国公司的总裁、首席执行官,以及世界知名的政治家、官员和学者参加。

  1999年9月27日至29日,“99《财富》全球论坛·上海”在上海举行。这是在我国第一次举办的全球性大型经济研讨活动,媒体普遍认为“标志着中国比以前又开放了一大步”。

  该论坛此后还在中国举办过3届,举办地先后为香港、北京和成都,主题分别为《亚洲新貌》、《中国和新的亚洲世纪》以及《中国的新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