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分类

政策频出推动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 儿童化妆品

发布时间:2021-08-28 19:18    

[返回]

  今年以来,化妆品相关政策频出,中国化妆品产业正迎来一个高质量发展的全新时期。

  近日,巨量算数发布《2021Q2美妆行业季度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二季度,中国化妆品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但化妆品销售额仍为增长,化妆品类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从一季度末的42.5%下降到二季度末的13.5%,化妆品行业商品零售额则从272.2亿元增长至379.3亿元,维持上涨。

  随着化妆品行业的发展壮大,化妆品安全问题也频频发生。8月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通过《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下称《办法》),该办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据了解,近年来,国家和地方持续出台化妆品相关监管政策,如《化妆品新原料注册备案资料管理规定》《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办法》《化妆品注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等。迹象表明,化妆品产业或迎最严监管时代。

  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化妆品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从总体来看,化妆品行业这几年一直在呈现一种愈加快速发展的态势,一些功能性的、针对顾客需求的产品越来越多,在这种情况下,监管机构不断的加强对整个行业的监管是非常有必要的,这种监管一方面可以维护消费者的权益,另一方面也能够保证行业的健康发展。”

  “淘宝上的那些,不敢给孩子往脸上用,只敢让她给娃娃画一画。”提起儿童化妆品,吴女士严肃地说。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因为会参加舞台表演,我家孩子目前使用的是成分较安全的成人化妆品,我认为安全一点,但是或许也会对孩子有影响,我现在也在寻找好的儿童彩妆产品。”

  吴女士的女儿正在上幼儿园,她认为儿童年龄尚小,皮肤很娇嫩,很容易引起过敏等症状,不太适宜日常使用彩妆。如果是在有舞台表演的需要时,可以偶尔化下彩妆,但是也要选择正规厂家的产品。

  而已经有两个女儿的梁女士则表示,在网络文化影响下,有时也会萌生想让孩子学习化妆的想法,但碍于各种现实问题,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实现。

  不过当谈及日常所用的儿童护肤产品的选择标准时,两位宝妈的意见不谋而合,她们都认为应当选择成分安全无害、无刺激无添加的产品,口碑、品牌以及是否为正规厂家生产是她们最为关注的。

  近年来,经济和科技的不断发展使得育儿投入不断加大,儿童护理市场也持续高速增长。越来越多的商家投身于低龄美妆行业,国内专业做儿童彩妆的企业也在明显增加。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儿童彩妆/美妆相关企业注册量为461家,同比增长45%。而根据2020年考拉海购发布的数据,儿童彩妆同比增长300%。有预估分析,我国儿童化妆品市场份额已近50亿元,且每年还以23%的速度递增。相比很多持有“儿童化妆品比成年人使用的要更安全一些”这样观点的宝妈来说,吴女士是理智的。

  记者注意到,其实这家店并不是少数。电商平台上儿童彩妆套盒销量靠前的店铺里,不少显示是玩具旗舰店。一些店铺提供了检测报告、3C证书,但大多数店铺中的3c认证是作为玩具来申报的,其实并没有对应的化妆品资质。另外,一些店铺提供了彩妆检验报告,还有一些声称符合《化妆品卫生规范》要求,但也有部分店铺只是说菌落总数符合卫生规格,没有提供其他质检证明,可以发现市场上售卖的儿童化妆品其实大多数都为小工厂生产。

  广东中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深圳市律师协会理事潘翔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儿童彩妆行业的乱象,一是不少‘儿童化妆品’生产企业不具备资质,儿童的使用安全得不到保障;二是不少种类的‘儿童化妆品’没有质量安全标准。对此,一方面监管部门应对‘儿童化妆品’作出统一的定义,以便纳入监管,防止一些厂商将儿童玩具、日用品浑水摸鱼当做‘儿童化妆品’生产销售。相关行业协会也要牵头制定‘儿童化妆品’的专项标准;另一方面,化妆品生产企业应严格落实管理办法的规定,不得将未注册的新原料和可能危害儿童身体健康的有害物质添加到‘儿童化妆品’中。”

  今年6月1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了《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这也是我国首次专门针对儿童化妆品监管所发布的法规文件。

  而稍早前通过的《办法》中也指出,“具备儿童护肤类、眼部护肤类化妆品生产条件的,应当在生产许可项目中特别标注。”并且,根据《办法》第三十八条,生产、销售用于未成年人的玩具、用具等,应当依法标明注意事项,并采取措施防止产品被误用为儿童化妆品。

  值得关注的是,《办法》的第六十一条还将“使用禁止用于化妆品生产的原料、应当注册但未经注册的新原料生产儿童化妆品,或者在儿童化妆品中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列为了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

  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截至2021年8月16日,全国共有5680家化妆品生产许可获证企业,其中,广东企业3106家,占比55.4%,是第二名浙江省的5.38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广东省推动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提出:力争到2025年,培育年销售收入超过200亿元、100亿元的领军企业各3-5家、超过50亿元的本土企业10家以上,拥有10个以上知名民族品牌,本土自主品牌产品市场占有率占全国50%以上,打造国内乃至全球最具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化妆品产业高质量发展集聚群。

  对此,鲍跃忠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广东拥有先天的地域优势,也是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这是其成为我国重要化妆品生产中心的独特优势。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广东确实拥有比较多的化妆品生产企业,近几年已逐步取代了江浙等一些地区,成为化妆品品牌和企业比较多的一个生产基地,尤其是做OEM贴牌的企业。”

  鲍跃忠还表示:“广东能够集中自身的产地优势和区位优势,在整个化妆品行业的研发、创新方面持续提升,在成为全国乃至全球的化妆品生产基地方面是十分具有优势的。未来广东的化妆品产业同样值得期待。”

  广东博然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市场总监张先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实际上在品牌建设上,华东的化妆品品牌企业在品牌力和规模上要强于华南,目前广东化妆品产业的优势实际上在于它的供应链上,涉及包装材料、原材料以及其工厂的反应速度。由于目前很多企业还没有做到规模化,较多的小规模企业其实无法在研发能力、品牌力方面做大。”

  张先生认为,企业的规范程度和产品的功效测评这两个方面是目前实力较强的大企业最为重视的,接下来很多企业可能会在功效测评上投入更多的资金、吸纳更多优质人才;而很多小企业无法实现这方面的投入,或许会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广州逸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方面则表示,对于一个良性发展的品牌而言,做好产品永远是第一位的。目前,逸仙电商正在着力构建逸仙Open Lab研发共创生态,由逸仙电商为主导核心,整合化妆品生产链路的上下游资源,将原料端、研发端、生产端等全球顶尖合作伙伴纳入其中,合力研发创新,突破技术难点,致力于打造优质美妆产品。

  据悉,《办法》共7章66条,主要从化妆品企业相关的生产许可程序、生产管理、经营管理、监管制度四个方面进行细致化规范。《办法》的通过,可谓应时而生,再次给化妆品行业敲响了警钟,对推动化妆品行业规范发展,保障消费者的用妆安全,促进化妆品产业发展,营造更有序的市场秩序有着巨大的作用。

  从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到制造商、品牌商,再到终端渠道,在中国美妆产业链高速发展的同时,安全问题也频频发生。而安全问题背后是研发创新能力较低、资源循环互动圈不强、化妆品原料产业链过度依赖进口、新兴品牌崛起稀少等各种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

  潘翔认为,新的管理办法旨在细化监管制度,创新监管方式,落实主体责任,突出重点环节和重点产品,保障消费者健康权益,促使化妆品行业规范和高质量发展。管理办法第一次建立了化妆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规定了质量安全负责人的任职要求和职责,目的是夯实化妆品的质量安全,规范化妆品在生产、销售、使用环节的管理,确保包括儿童在内的中国消费者使用质量安全可靠的化妆品。而对化妆品企业来说,管理办法提高了行业准入门槛,这有利于促进化妆品品牌和上游代工企业优化升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