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案列
分类

老品牌永琪美容美发广州多门店“突然消失万博

发布时间:2021-09-18 04:28    

[返回]

  日前,陆续有消费者反映,上海永琪美容美发在广州的门店关停,但不少消费者账户中还有剩余预充值金额,金额都在万元以上。

  日前,陆续有消费者反映,上海永琪美容美发在广州的门店关停,但不少消费者账户中还有剩余预充值金额,金额都在万元以上。记者于8月30日探访永琪江景店发现,店内招牌已经换成“乔尼亚美容美发”,且在近日多个时段拨打永琪在广州各个门店负责人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近年来,凭借着优惠力度大、消费便捷等特点,“先交费后消费”的预付式模式被广大消费者所接受,而对于商家而言,预付式消费卡有利于迅速回笼资金,稳定客源,被广泛运用在美容美发、健身、教育培训等行业。这种看似一举两得的方式大受市场欢迎,但与此同时,由预付卡引发的商家携款“跑路”、充值容易退钱难、虚假宣传、霸王条款等问题频繁。

  《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指出,预付费类消费纠纷显著增加。据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统计,2020年市消委会收到有关预付式消费投诉共达28768宗,今年1月收到的该类投诉同比增长了75.51%。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永琪美容美发连锁经营机构创建于1999年,创始人王勇先生由最初的一个小型美容美发店迅速发展成为集上海永琪美容美发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永琪美容发型技术研发中心、上海永琪美容美发专修学校、上海永琪企业各外地分公司等为一体的集团化企业,主要经营项目有投资管理、美容、美发、形象设计、美体塑身、养生保健等。目前永琪美容美发已在全国拥有536家门店和加盟店。

  大众点评显示,目前永琪在广州门店共有包括体育西路店、江景店在内的6家门店。

  记者近日多次拨打不同门店在大众点评留下的联系电话,除了体育西门店之外,其余门店留下的联系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万博manxbet官网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体育西门店,店员向记者表示具体情况他们并不了解,得找总部。

  记者随后拨通永琪官网热线电话,上海总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系统显示,广州除了体育西门店之外,其余所有门店已经更换成了“乔尼亚美容美发”。但对于“乔尼亚美容美发”与永琪之间的关系,以及消费者在永琪门店办理的会员卡是否能在乔尼亚品牌店使用,她均表示,她并不清楚,具体情况只有广州门店一位姓马的总负责人了解。但记者多次拨打上述工作人员提供的马姓工作人员的联系电话,均无人接听。

  “永琪”美容美发店为何突然改成了“乔尼亚”美容美发店?针对该问题,记者拨通消费者在江景店办理的五折卡上提供的客服热线。接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是乔尼亚的工作人员,“永琪”在广州的所有门店在七月中旬已经全部被乔尼亚收购。

  8月30日,记者走访永琪美容美发江景店发现,门店仍正常营业,正门的招牌仍保留了“永琪美容美发”,只有室内收银台处的招牌更替为“乔尼亚美容美发”。

  虽然上述接线工作人员称,乔尼亚在收购门店的同时也承接了所有消费者,会对之前办卡的消费者负责,消费者可以到广州任何门店继续使用会员卡,但记者采访江景店里的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这家店已经换老板了,原来办的卡不可能在这里用,“更不可能退款”。

  记者以消费者身份致电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门店原来的老板已经卷款“跑了”,7月28日该门店的法人更换为如今“乔尼亚美容美发”的负责人。由于消费者与现有门店的法人没有直接的关系,要追回只能报警或是上诉。

  巨大盈利压力下,你家附近的理发店可能早就换了一轮又一轮。而成立于1999年的永琪,一直发展迅猛。数据显示,从2003年开始,永琪每年都以双位数的新增店铺发展,2008-2010年更以每年店铺数量破百的速度扩张。

  根据加盟费查询网的数据,一家位于直辖市/省会城市、面积100㎡的永琪美容美发加盟店,预估月净利5.85万元,年净利有70.2万元。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可以归功于预付卡模式。销售预付卡,是理发店获取现金流、贴补门店营收的惯用方式。为了盈利,永琪更是将预售卡模式与门店管理紧密捆绑,让“办卡”成为每一位进门的顾客无法回避的项目。

  在澎湃新闻2016年的一篇报道中,一位化名安安的前永琪员工透露,永琪将办卡任务与员工的工资提成绑定,她所在的门店成功推销一张卡或者让会员续卡,都按照入卡金额的百分比算提成,三四年前,这一比例是6%,这几年,提成比例是9%。同时,员工每做一个项目,都有不同比例的提成,比如做脸和做身体,三四年前按21%提成,之后按12%~15%提成。

  此外,按照级别不同,每月都有不同的销售任务,安安最开始做初级美容师的时候,销售任务是1.8万元/月,后来加到2万元/月,做实习导师的时候,她的每月销售任务从2.5万元涨至2.7万元,再到3.0万元。直到最后做了美容导师,任务加到了3.5万元。如果指标没有完成,全体员工被店长留下训话,挨个问“为什么没有完成”?偶尔会一直被留到将近凌晨2点。

  这导致消费者在进店之后的每个流程,从等待、洗发、剪发到吹干,都会有不同的工作人员在劝说办理会员,让不少消费者感到厌烦。

  而亲身体验过永琪预付卡服务的消费者则更是在微博、知乎等各大平台留下了“被永琪坑了”的惨痛经历。

  而翻看广州各家的永琪美容美发店的网上评价,满分五颗星的服务大部分店铺均只获得两颗星,远低于同类行业的其他店铺。仅有的几条评论也大多都是关于“千万别去”“黑店”“深坑”等恶评。争议大多集中在办会员卡后大幅涨价、无限制要求消费者充卡、虚假宣传预付卡的适用范围以及折扣力度。

  另外记者注意到,永琪美容美发在浙江的门店也因预付卡问题而成为浙江著名民生节目《1818黄金眼》的常客。争议焦点与各地网友的差评类似。

  预付卡的优惠看似诱人,但实际上暗藏危机。在消费者被店员劝说办卡后,最糟糕的情况则是卡上的金额还没用完,门店就已经关闭,充值了数千甚至数万元的会员卡成为一张废卡,而消费者除了投诉似乎只有认栽,这也是大部分消费者对推销办卡反感的原因之一。

  2012年,永琪在总部上海市不同地段的多家店面关闭;2013年,位于山东省日照市北京路王府大街上的永琪美容美发店在一夜之间突然“蒸发”;2015年下半年,深圳市的8家永琪美容美发店相继“消失”,消费者会员卡内的数千甚至数万元钱都打了水漂。

  据报道,2015年8月底,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投诉数据显示,在预付卡投诉的五大类型案件中,永琪美容美发三度列入黑名单。其中涉及“原门店关闭服务,转移至附近门店,但承接方不提供该卡服务”、“门店关闭后,消费者对于退卡在没有事先章程和协议约定前提下企业收取服务费用不认可”以及“单张卡金额超出限额规定,且开发票不规范”。

  2017年,位于北京市文学馆路的永琪美发店再次突然撤店,初步估算涉及会员预存金额达到上百万元。而就在关闭店铺的前一周,永琪文学馆路店的负责人还为该商家的员工办理了会员卡续费业务,续费金额1000元。

  近年来,永琪“突然关店”现象仍在珠海、武汉、上海、青岛等等各地频频上演。虽然关店原因各不相同,但惟一相同的是都未提前通知消费者退卡。

  因种种原因关店属于正常现象,但是关店前未能及时通知消费者会造成品牌信誉损失,增加成长风险。像永琪这种连锁店关店会引发品牌的连锁性风险。

  据了解,2017年,永琪美容美琪在全国门店超1000家。而目前,永琪在全国门店缩减至536家门店和加盟店。

  声明:转载本网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者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邮编:710061, 电线,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493号航天大厦5层

  运营:西安商网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恺翼网络 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智晖律师事务所 王静律师 181 4930 2330